树上那小狼

喜欢今井翼,喜欢旅行,喜欢读书

【泷翼】血之契(十八)

心好累,不会弄链接,实在不明白雷埋在哪了,我都迷茫了,加隔难免影响阅读效果,大家将就看吧


十八
        
生田被今井翼拉去吃西班牙料理,也乐得开心,大快朵颐之后生田非要去唱K,最后今井翼喝得酩酊大醉,但说什么不让生田送他回家。
“不用担心我,我清醒着呢……明天我去宾馆接你,等我电话哦!”
        
泷泽听到雨点似的敲门声的时候就预感到是今井翼了,却没料到今井翼喝得醉泥似的,打开门一瞬间几乎是摔进来的。“怎么喝成这样?你自己来的?”泷泽担心却掩饰不住气愤地责问道。今井翼把身体挂在他的肩头只顾嘿嘿笑着,跌跌撞撞的扶着他躺在沙发上。只见他单手抚着额头,唇角张开率直、纯真的弧度,脸颊红润眼神迷(翅)蒙,透过密密丛丛的睫毛凝视着泷泽。

这样甜而不腻、毫无防备的笑容泷泽还是第一次在今井翼的脸上看到,他挑着眉毛欣赏躺在他身下的人,在对方清澈明亮的眼眸里看见了自己温柔的笑意。
       
“我下午一下火车就来找你……敲了几下门才想到自己真笨,吸血鬼白天是不能出没的嘛!”说着还敲敲自己的头。
        
泷泽笑盈盈的看着他,刚要起身被今井翼拉住了衬衫领口,“我今晚住这儿。”
       
泷泽不置可否:“我去倒水给你喝。” 
       
“泷泽会感到寂寞吗?”
        
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
“为什么我觉得好寂寞啊,在认识了你之后。明明我是、我是一个简单的人哪,可是我现在怎么就迷茫了呢?”
        
“翼,我让你困扰了,对不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
“别说!泷泽,很多事我都不能保证自己做的是对的,对家人、对小雪、对你……”
情不自禁的将双臂勾住泷泽的脖子拉近自己,嘴唇紧紧地贴住他的,用齿端细细描绘着泷泽的唇(咳)形,薄薄的、坚毅的,清凉的触感与自己滚(膀)烫的热度相融,舒服极了。

泷泽手中的今井翼的肩膀比少年时期强壮了些,可依然有点薄削,身上隐隐散发的烟草味儿混合着唇齿间的酒味儿,泷泽觉着自己跟着他一起醉了。
舌(好)头勾在一起,激烈的缠绕,泷泽软下来的身体压在今井翼身上,起伏的胸口,腹部、直到下(咳咳)体紧紧贴合。一种不安的欲(咳)望使他不可控的用下ti(可)摩擦今井翼腿间。

太过忘情、太过亲密,泷泽看见一团危险的、绮丽的火焰在他和今井翼之间熊熊燃烧起来,它的力量它的温度要把他们撕成碎片烧成灰烬。
泷泽撑起身慢慢解着今井翼的扣子。一点点露出突出的、平直的锁骨,光洁的胸(雷)口,小巧的肚脐,眼光回到今井翼绯红的脸上,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一丝怯色。正要试探着去解今井翼的裤子,却看他一只手撑着头玩味的看着自己的脸,泷泽反而不好意思的轻抿了下嘴角,那双温柔的大眼睛似戏弄、似鼓励的默默传递着讯息。

动作利落的扯下了今井翼的裤子,双手抚上他修长的双腿,细腻光洁的皮肤让他爱不释手。今井翼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的膝盖上悠闲地来回晃着,半眯着眼瞧着泷泽。

泷泽觉着今井翼这样子莫名的轻浮,便也顺着他的这股浮气劲儿分开今井翼的大腿压下身子,惩罚似的叼住他的唇,寻找他的舌(爱)尖。继而舔(咳)口勿他柔软的耳垂、修长的脖颈。今井翼怕痒,嬉笑着缩起脖子抵抗,半推半就的就像在玩儿一种微妙的游戏。ru(咳)头被泷泽吸住,一阵酥(咳)麻的无所适从感在全身乱窜,今井翼忍不住哼(咳)出了声。身上的人没有停止动作,反而加上了手,在他的腰间来回摩(咳)挲。今井翼的呼吸变得急(咳)促,身体不住地扭动,皮肤透出微红的光泽。

        
泷泽对这样的今井翼毫无免疫力,从他初见今井翼开始,就一点点儿的向着甜美的感伤沉溺。他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会走到今天这一步,明知禁忌也要硬闯。
        
今井翼察觉到泷泽的迟疑,坐起身捧着泷泽的脸问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
今井翼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表情轻柔地在泷泽的心里挠了一下,一时间又酸又甜的情绪令泷泽不知说什么好,只有怜惜地亲(咳)吻,安慰地爱(咳)fu,抱起今井翼向卧室走去。今天又是个满月,泷泽觉得有些熟悉,想起五年前第一次见到今井翼,那个寒冷的月夜。而今夜乍暖还寒,两个人却能紧紧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
意识把权利交给欲(咳)望,予取予求的将眼前人也点燃,褪去彼此最后的一丝阻隔,向死而生的纠缠……那人是炽热的火,他自己是清冽的泉,他在亟不可待的寻找将他融化的柔情,那是今井翼的羞怯与媚态,一股让他爱到想去摧毁的隐秘的力量。身下的今井翼柔软的身体酝酿着滚(哎)烫的情(咳)yu,泷泽深深的吻他,手握住他的谷欠(咳)望有节奏的动作着。在今井翼释(咳)放之后,扛起他的腿,抵在小小的入(咳)口,固执的探求、等待,仿佛终于找到了温柔的朝圣地,渴望得到解脱。今井翼难受的呻(咳)yin起来,泷泽俯下身温柔的吻他的额头,耳垂,借助体(咳)液一点点挤了进去。“啊……疼!”泷泽慌地停下了,尴尬难耐地不知进退。慢慢的今井翼适应了入(心)侵,入(好)口处的疼痛减缓了,身体才放松下来,泷泽察觉到细微的变化后继续深入他体(累)内。

        
随着泷泽一点点的侵(心)入,今井翼只得屏住呼吸去适应,直到完全没入体内包裹住入(咳)侵物才缓缓吐出气,却是带着销(好)魂蚀(累)骨的气韵。泷泽最终找到了那股隐秘的力量,它火热柔软,虚幻迷醉,仿佛月亮潮汐一般,吞吐着吸引他向无限深渊坠去……本能的力量复苏了掠夺的欲望,那块坚冰要覆灭那团火,那团火却要融化那块冰,他睁着眼不放过今井翼脸上一丝表情,那蹙起的眉、迷离的眼也并不掩饰弥漫着的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
今井翼惊异的发觉这是与他以往任何一次跟女人的xing(咳)爱都不同的绝妙体验,由痛苦转为快乐就是那么微妙的一瞬间,而这快乐既漂浮不定,又如此真实,泷泽忘情的面孔就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,在自己的身体里贪(雷)婪的索取,时不时碰触到那神秘的领域时引发一阵无助的酸(吗)麻让他简直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
虚脱似的今井翼跟泷泽贴着鼻尖安静地躺着,半眯着眼斜睨窗外明晃晃月亮。今晚的情(咳)事都被它看见了,看来也不算是秘密了呢。想到这,今井翼的眼和嘴角向上弯弯的勾了起来。泷泽见他突然笑了,轻轻捏了捏他的脸蛋儿笑着问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
今井翼目光转回到泷泽的眼睛里,但笑不语,泷泽又问:“还疼吗?”今井翼听了从笑转微怒,怕这月光出卖他微红的脸,翻了个身拿背对着泷泽,下一秒就被泷泽揽住腰紧紧相贴着,虽然情潮刚落,泷泽的体温仍然微凉,今井翼握住环在腰上的手,无意中摸到那手背上的一块凹凸不平,抓起来借着月光瞪着眼细瞧,又推倒泷泽查看他肩膀那道旧伤。手背上的疤呈一元硬币大小的圆形,明显比肩头的伤色深,而且穿透手掌在手心留下同样触目惊心的焦黑色。今井翼心一沉,把泷泽浑身上下检查个遍,又在肩胛骨处、后腰上、大腿上发现几处大小、形状不一的伤痕,无疑是不久之前造成的。肩胛骨的伤如果再偏一点,就完了吧?
        
今井翼闭上眼,从嗓子里挤出沙哑低沉的声音:“你就是这么保护我的?”
        
“只要我活着,就能保你周全。”
       
“你要是死了,他们也就没理由杀我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“是哦,哈哈,这么简单的道理……而我偏要固执己见,也许这个世界的人类没了我并不会怎样,是他们太看重血之契、是我太看重我自己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
“嗯,只有我一个人,只有我今井翼需要你……”今井翼坐在床边背对着他,一层薄纱似的云擦着月亮的边儿,泷泽望着他的背影,原本苦涩的笑泛起一阵蜜意。

 ~妈蛋!累死我,再不要写肉了ರ_ರ ...

评论(3)

热度(8)